www.shangmingwang.com

看得见山,望得见水,记得住乡愁!

松滋十大古景观及老城八景古诗词选编

松滋十大景观古诗词:“月岭残阳、一柱蓬莱、江亭晚钓、灵济晓钟、莱洲霁月、剑峰丹鼎、栖云龙窟、墨池春烟、苦竹甘泉、程山晴雪”,其中有两首是写老城境内的两处古景观,即朱家埠东南一柱观(一柱蓬莱),老城北门外夜莱洲(莱洲霁月),其它八首分别是写马峪河林场高山庙山岭处(月岭残阳),涴市的江亭(江亭晚钓),涴市采穴(灵济晓钟),南海的剑峰(剑峰丹鼎),刘家场的浩赐山(栖云龙窟),街河市文公山上的墨池遗址(墨池春烟),街河市(市二中校内)的苦竹寺、甘泉井(苦竹甘泉),纸厂河的程子山(程山晴雪)。均载入《松滋县志》。作者黄士瀛、刘用宾等系晚清诗人。其古诗词录自胡青云先生《松滋文博书画集》。

《月岭残阳》诗云:滨江峻岭势回环,紫翠苍烟缥缈间。月子弯弯形宛肖,恰宜落日半衔山。

《一柱蓬莱》诗云:蓬莱在望俨仙居,一柱支持尽有余。独立擎天凭实地,空中楼阁漫相如。

《江亭晚钓》诗云:草亭何处访江皋,垂钓无人岸寂寥。短笛一声天欲晚,斜阳终古送波涛。

《灵济晓钟》诗云:一杵蒲牢晓梦惊,霜天响彻大江横。寺门船舶姑苏客,道是寒山夜半声。

《莱洲霁月》诗云:寒烟疏柳带荒洲,古月曾经照岸头。夜霁只今秋水上,壁光依旧印双流。

《剑峰丹鼎》诗云:仙踪偶尔驻尘寰,一去缁骈不复还。宝剑光沉丹灶冷,白云洞口古禅关。

《栖云龙窟》诗云:起龙山底有龙吟,万壑千崖窟宅深。应恐龙多栖不住,飞腾看取作甘霖。

《墨池春烟》诗云:春雨和烟一鉴开,犹疑蘸墨落松煤。从今多少青云客,风沼联翤染翰来。

《苦竹甘泉》诗云:斑管重生竹几丛,虾蟆碚下井泉通。欲知苦尽甘来意,此理分明在个中。

《程山晴雪》诗云:犀山讲学记当年,坐罢春风岁序迁。门外雪深知几许,道尊不独有伊川。

还有一说,松滋古八景是由当时县令陈麟(江西淮安人,清康熙年间1684~1696年,在松滋任县令13载,主编《松滋县志》康熙本)。召集士绅共同议定,分别是:“月岭残阳”、“江亭晚钓”、“莱洲霁月”、“灵济晓钟”、“剑峰丹鼎”、“栖云龙窟”、“苦竹甘泉”、“一柱蓬莱”。但没有上述十景中的“程山晴雪”、“墨池春烟”二景。

古人在确定景点之时,会重点考虑它在特定条件下的最佳观赏点。比如:“月岭残阳”就是在明月山上观看太阳落土那一瞬间,霞光映带,烘托出“半江瑟瑟半江红”的场景,晚夕是特定的,阳光是恒久的;“江亭晚钓”是在半夜时分于江堤上眺望江中雾气升腾中的渔舟或是荻花,半夜是特定的,渔舟与荻花是恒久的;“莱洲霁月”是满月时在江岛分水处观赏洲左洲右各有一月,双壁鳞鳞的景象,月圆之时是特定的,而月光是恒久的;“灵济晓钟”是江堤边或江船上听禅院的晨钟,大有“钟声到客船”之境,晨晓是特定的,钟声是恒久有规律的;“剑峰丹鼎”是在剑峰寺内瞻仰宝鼎,缅怀曾入祀松滋名宦祠的明代天启年间好县官王继康,瞻鼎时间是特定的,而对好官的景仰之情是恒久的;“栖云龙窟”是在栖云寺旁观看黑龙池顶升降的云气,以卜阴阳,池水是特定的,云气是恒久的;“苦竹甘泉”是在苦竹庵中观看古井、品尝甘148泉,而回味黄庭坚与通慧老僧的佳话,观井品泉是特定的,苦竹佳话是恒久的;“一柱蓬莱”是在江滩边于涨水季节看水中楼阁,涨水季节是特定的,水中楼阁是恒久的。以特定的条件欣赏美丽而恒久的物象或意象,无疑增加了景点的庄重与神秘感。

老城古八景诗词:高山鸣凤、莱洲霁月、西垣晚眺、莲池戏鱼、玉带清溪、仙尊朝晖、云塔蔚观、登云春雨。这八景即为鸣凤山、夜莱洲、西门河、莲花池、护城河、开利寺、云联塔、登云楼。

《高山鸣凤》诗云:“非梧不住竹为食,祥云南山鸣好音。信是神岗原有主,松滋福地古传今。”

《莱洲霁月》诗云:“人间也有蓬莱界,北野仙洲一夜来。云散雨收青一色,黄昏瞰月映天开。”

《西垣晚眺》诗云:“夕阳西射大江红,遥看千帆是转蓬。落雁横空鸣断续,归人登岸笑声隆。”

《莲池戏鱼》诗云:“昔日伍公故里存,只今归儒尽知尊。年深宇没莲池在,惹得游鱼逐锦鳞。”

《玉带清溪》诗云:“一衣带水玉波平,何须采藻敬神明。文昌宫学天真府,活泼童生尽国英。”

《仙尊朝晖》诗云:“庙阍天下朝南开,此独向东寺亦奇。日日朝晖参法相,人间胜景似蓬莱。”

《云塔蔚观》诗云:“祥云绕塔四方接,红树青山白水幽。烟火万家陇不断,往来如织路人稠。”

《登云春雨》诗云:“满城春雨润如酥,处处笛歌入画图。听月楼中檐马响,登云阁上喜斟壶。”

老城古八景值得浓墨重彩叙述的有两处:一是云联塔,因为它是荆州江南公安、石首、松滋三县市唯一的地面古建筑,而且还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二是登云楼,因为它是松滋老县城城中心的明代古建筑,而且已被确定迁址松滋市乐乡奥体公园重建。故予详述。

云联塔,俗称宝塔。它巍然屹立,雄伟挺拔于松滋老县城东门外学田岗上。被列入湖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云联塔建于清道光二十八年(公元1848年),六菱五层,古朴庄重,高二十一米。门额上方“雲联塔”三个古拙深重、丰筋多力的大字为时任县令陸锡璞所书。古塔底层坚石构筑,二至五层砖石并用,沿壁内台阶拾级而上至各层,每层皆有斗大窗孔,可瞭望数十里。若遇晴空朗日,登上顶楼,西展长江帆影,扁舟疾行;北望良田千顷,麦浪滚滚;南观连绵山岗,梯田稻黄;东见古道湖泊,碧波荡漾。偶遇雨雾云花,轻燕低飞,风铃叮当,塔顶在云雾中时隐时现,恰似仙境一般。

云联塔的传说不一,但都与县城地脉有关,更与清道光年间知县陸锡璞有关。据传陸知县精通风水阳明学,他看出县城西高东低,长四里,宽一里,呈鲫鱼背脊隆起之高地系龙脉。他除把土城改建成砖砌城墙外,并在西街修城隍庙压龙头,中街建登云楼压龙腰,东门外造云联塔压龙尾;还有一说则是东门外修云联塔压其首,城中建登云楼镇其身,西门外造“白骨塔”坐其尾。到如今,除云联塔历经沧桑,得以首尾皆能相顾,其登云楼、城隍庙、白骨塔都已烟飞灰灭,踪影全无。

登云楼又称登云阁,俗称鼓(古)楼。它是松滋历史上重要人文建筑,始建于明代正德、嘉靖年间(公元1506~1565年),位于城中。西北孔圣庙,西南放生池(泮池),西门城南莲花池,西门城外西门河(古松滋渡),东距街北200米是关帝庙(今文物园),街南为文昌宫(信用社后院),东街城门内开利寺(老城小学东侧),环城护城河。东门外云联塔,南门外鸣凤山,北门外夜来洲。故称“关帝仁威开利寺,孔圣文昌登云楼,伍宅云联月宫桥,城隍静修莲花池"。古郡城内“八景”、城外“六胜”可谓壮观!

登云楼底层用长约200厘米,宽、厚约为30厘米条石砌就,楼瓮长12米,宽5米,高6米,洞中行人通车,洞顶建亭。楼亭三层,飞檐翘角,雕花门窗,红漆木柱,造型精致,雄伟壮观。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150楼"。登上顶层,纵观古城全景,遥望鸣凤山、松滋河、云联塔及沃野千顷,尽收眼底,好不惬意!

鼓楼并不擂鼓催征,但在抗日战争时期曾发挥防空袭报警作用,解放后曾将其改建成哨所和存放消防设备。由于年久失修,加之缺乏文物保护意识,在楼体损坏严重的情况下,1971年将其拆除,底层石块运到西门外修了进洪闸,鼓楼从此消失,记忆中的登云楼只能在仅存的书画中追寻,在原食品所及对面民宅(吴礼鹏私宅)处去觅踪。吾作文字记载,旨在让古城古建筑永远留在老城人民心中,不时勾起那段美好的回忆。那是老城人先辈的智慧结晶。

现在松滋市移址乐乡奥体公园内重建登云楼,古郡古文物随迁新市新城关,也值得欣慰!故题楹联一幅:上联“登高望远欲穷千里目”,下联“云中乐乡更上一层楼”,横联“楼阁上明”。

2017年6月3日在老城镇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肖江涛镇长在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讲到“启动历史文物修缮保护工作,争取项目资金55万元,聘请省古建筑中心专家完成《云联塔维修保护方案》编制工作。”启动实施董家潭、莲花池等治污修复工程,还古城“玉带清溪”、“莲池戏鱼”之昔日美景。

老城人啊!情系上明城。谁不说俺家乡好!老城人啊!根脉在老城。谁不盼咱故乡兴!

向光荣向光荣

向光荣,男,1949年6月出生于松滋老城白龙埂村,中共党员,中专文化,政工师,松滋市作家协会会员。曾任老城公社财贸总支干事、党委组织干事、组织委员、党委副书记,区(镇)党委副书记、第九、十届人大主席,松滋市第二届人大常委会委员。从事组织人事工作30年之久,长期分管党群、科教文卫和计划生育工作。现退休,终身结缘于老城,服务于老城。出任本文集总编。